[正常世界向][伪时雁]暇赏2[啰嗦废话流水账剧情+随便想设定+乱拉关系]

    虽说不想因为被看重而留在冬木,但帮朋友的事一定要做好。

    间桐家的次子间桐雁夜,语调不起伏,照本宣科念着自己的PPT。过了一会而,他看到与会者们纷纷皱起眉头,还有一些人把手放在桌子下开始两眼放光地盯起自己的裤裆——正常人不会在开会期间撸管,正常人的脸也不会突然发光。

    其实他自己也快读不下去了。

    间桐雁夜马上直接停下,把展示的页面切换到早已打开在后台默默待机的正主,即艾因茨贝伦女士准备好的PPT。这次他的演讲就生动多了,不仅语调起伏,而且加上了一些肢体动作,不像是刚才那样,像棵树一样扎在原地。

    而且越到重点,他的动作就越多,到后来甚至开始手舞足蹈,听众好像成了乐团的演奏者,自己成了慷慨激昂的指挥家。

    “那么,艾因茨贝伦女士的计划就是这样。请问大家还有什么疑问吗?”雁夜按动鼠标笔,PPT翻过最后一页,屏幕上出现了“谢谢大家”,“或者有什么建议和意见……”

    一直认真听着的人们开始交头接耳,但最后声音还是沉寂下来,雁夜在投影的幕布前等待了三分钟也仍旧没人举手提问。

    不愧是艾因茨贝伦家的人,滴水不漏。雁夜闭眼一秒,为完善的PPT和精彩的演讲致意,沉浸在与会者无声的赞美中,体味了一小会人声难得几回的“辉煌时刻”。

    社长环视一周,把一直记录的笔合上,带头鼓起掌来。

    “难得准备了那么久……”雁夜开始微笑,“几点还有回去的班车呢?”

    “雁夜啊,”社长一直等到大家收拾好东西离开后,才走到正在借用会议室无线网订车票的主讲面前。这个中年男性稍微皱眉但是嘴角上扬,发际线靠后可是笑纹不少“艾因茨贝伦女士她开会前打过电话来,说……”

    雁夜觉得事情不妙,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可能要发生了。自己离逃离东木仅余两小时,计划很完美,但他突然晃了晃神,已经移至“确认订票”的鼠标还是没有点下去。“真是麻烦,她有什么不能提前说吗”他嘀咕,然后抬起头对社长露出八颗牙齿的礼节微笑:“您请说。”

    社长摇摇头:“她说‘请雁夜君帮忙留在冬木几个月照看进度’,似乎有事短期没法过来……而且也帮你在本部申请了调派到冬木,好像已经通过了。”

    鼠标按键一下变得很硬,弥漫在会议室的空气清新剂的香气突然有点刺鼻,玻璃窗没有打开所以感到气闷,照进来的阳光似乎闪到眼睛,昨夜晚睡导致的肌肉酸痛像长芽的豆子那样在关节悄悄冒头。雁夜脑中出现了千言万语,然后这些混杂在一起的话又像流星一样一闪而过,只留下一地空白。他愣了两秒才找回了自己的嗓音,声带压上二分遗憾三分胆怯四分不愿相信,加上一分可能自己没有察觉也不愿相信的隐晦的欣喜,仿佛回到几年前葵对自己说她要结婚的那个午后。

    几个月啊……这次肯定逃不掉了。雁夜把网站关掉。“好的,”他开始收拾放在桌上的纸张和电脑,对只打过几次交道的分社社长回复:“那么接下来一段时间就请多关照了,社长。”

    这个中年人也松了一口气,他摘下眼镜,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布开始擦,没有镜片遮挡,雁夜才发现这位社长总是眯着眼睛。戴回眼镜的时候他又似乎想起了什么,开口提醒雁夜。

    “昨天晚上——你是本市间桐家的孩子吧?昨天晚上间桐家打电话过来,说今天会议结束后他们会有人来见你呢,现在应该已经等在门外了吧,请不要收拾太久哦。”

    说完这句话社长就推门出去。

    雁夜坐在电脑前,这下四肢和脖子的疲乏蔓延到脑子,连头也开始痛了。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