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为何听到这首歌就想起了Outlast1主角组

《Telestellar》

专辑:palette歌手:びす

  • 作词:やまじ

    作曲:やまじ

     

    もう何回SOS

    即便无数次试着发出SOS

    飛ばしてみても意味ないままで

    仍是没有意义

    ローファイ結末に

    我们似乎只是面对着

    僕らただ向かってるようです

    Lo-Fi的结局

    勘定を違えて

    计算出了错误

    数の合わぬ損得たちは

    无法对上数的得失

    浴槽の境界上で

    在浴缸的边缘上

    空想未来と踊った

    与空想未来一同起舞

    まだまだまだ分からないよ

    仍然仍然仍然无法知道

    あなたは今どこにいるの

    你现在究竟身在何方

    この目には

    明明一切

    全てが映っているのに

    都会映照在这眼中

    でもねまだまだまだ分からないよ

    但是啊 仍然仍然仍然无法知道

    僕らは今どこへ行くの

    我们现在究竟要去向何方

    未だ近づけないテレステラー

    现在仍然无法靠近的Telestellar

     

    脳内を盜聽中

    正在窃听脑内

    近すぎては危ない危ない

    太过靠近的话 太危险太危险

    洗脳のベタトルを

    我只是想要知道一切

    僕は全て知っていたいだけ

    洗脑的矢量而已

    壮大な妄想を

    让壮大的妄想

    コイルの様に回せ回せ

    像线圈一样转起来转起来

    充電はOKだ

    充电已经完成

    さぁ真理を探しに行こうぜ

    走吧 去寻找真理

    まだまだまだ分からないよ

    仍然仍然仍然无法知道

    あなたは今何を見るの

    你现在究竟在看着什么

    その胸に刺さった矢は どうするの

    刺入那心中的箭 要如何处理才好

    きっとまだまだまだ分からないよ

    一定仍然仍然仍然无法知道

    僕らは今なにを聞くの

    我们现在究竟在听着什么

    何も見通せないテレステラー

    什么都无法看穿的Telestellar

     

    自分の座標はここで

    自己的座标就在这里

    あなたの座標はここで

    你也座标也在这里

    重なり合う事はない

    但却永远不会重合

    一つになる事はない

    也永远不会合为一体

    いつかは君になれるかな…

    是否能有一天我能成为你呢

     

    まだまだまだ分からないよ

    仍然仍然仍然无法知道

    まだまだまだ分からないよ

    仍然仍然仍然无法知道

    まだまだまだ分からないよ

    仍然仍然仍然无法知道

    あなたは今どこにいるの

    你现在究竟身在何方

    この目には

    明明一切

    全てが映っているのに

    都会映照在这眼中

    でもねまだまだまだ分からないよ

    但是啊仍然仍然仍然无法知道

    僕らは今どこへ行くの

    我们现在究竟要去向何方

    少しなら分かり合えたかな

    我们是否多少有些相互理解了呢

    さよならだね 忘れないよ

    再见了 我不会忘记掉的

    まだまだまだ 忘れないよ

    仍然仍然仍然 无法忘记掉

    歌词贡献者:自愈系

    翻译贡献者:自愈系



用小故事生成器做的。

网址:

http://test.pracg.com/html/EvaIndex.html?id=59084ff0b123db3ee49174a1&inputJson=%7B%22n1%22:%22%E4%BD%B3%22,%22n2%22:%22%E5%AE%9E%E4%BA%95%22%7D

感谢tofu大大推荐

暇赏3

会议室里的青年磨磨蹭蹭收好东西,看起来若无其事实际上掌心已经全是汗,指甲缝也因为挠头掺了皮屑。他打开门走出房间,回身静悄悄把门合上。会议室外的走廊右边是一面面朝街的窗,左边是一道道视野通透的玻璃墙,报社里员工正在工作,不时有几人聚在一起讨论。
这里就是冬木分部啊……雁夜意义不明地想,走向下行的电梯。电梯里只有他一人,似乎从没接触过阳光的空气凝固在狭小的隔间,消毒水的气味似有似无。他皱了皱眉,镜中自己的影像就透出少许冷意。雁夜面无表情,对着镜子整理好头发、领口和衣服下摆,最后看着自己的眼睛叹了口气。
没有什么好怕的。他闭上眼深呼吸,逐渐站直双手垂下。
“叮”,电梯到了负一层,门外是更阴森的车库。昏暗的...

[正常世界向][伪时雁]暇赏2[啰嗦废话流水账剧情+随便想设定+乱拉关系]

    虽说不想因为被看重而留在冬木,但帮朋友的事一定要做好。

    间桐家的次子间桐雁夜,语调不起伏,照本宣科念着自己的PPT。过了一会而,他看到与会者们纷纷皱起眉头,还有一些人把手放在桌子下开始两眼放光地盯起自己的裤裆——正常人不会在开会期间撸管,正常人的脸也不会突然发光。

    其实他自己也快读不下去了。

    间桐雁夜马上直接停下,把展示的页面切换到早已打开在后台默默待机的正主,即艾因茨贝伦女士准备好的PPT。这次他...

[伪时雁][正常世界向]暇赏[标题是乱打的只是为了装哔-]

早上起来感到一阵不适,被子被不小心踢掉一半,窗户没关,可能是风吹得感冒了,他边咳嗽边想。照理说身体没这么弱,可能春天的风还是有点冷。

也许这座城市就是这样,根本不冷的冬天,伴随其后的春夜却有着料峭的风。虽然不想承认自己不再年轻,但是肌肉和脖子正边酸痛僵硬边抗议呢。这个看起来和几年前没有什么变化的男人拉起被子,缩在床上默默想着杂七杂八的事,等到困意彻底消失,他才伸手把昨晚叠好放在床边椅子上的衣服一件一件扯进被窝。

黑毛衣,紫帽衫,普普通通的西裤……等到男人坐在床沿上穿好运动鞋,离他到分部打卡的时间也仅剩不到半小时,昨晚通宵写出来的发言稿散在桌上,预备的牙刷毛巾还装在包里没有拆开。如果不想第一...

【随笔】情人节的胡思乱想

秒针转了一圈,又转了一圈,2月14跟着秒针跑。在最后一秒,2月13的尾巴被粉红色的2月14抓住,然后,2016年2月13日就可悲地成为了历史长河中的一点星光,跟着被他杀死的2016年2月12日,一起远走了。

2月14日来了。

我躺在床上,看着窗外阳台摆着的一缸昙花叶。它们绿油油、细细长长,又茁壮又结实,努力生长壮大,几乎霸占了我小半个阳台——哪怕是在温暖的南方,冬天的气温也根本不可能让这一株植物开花。这株昙花我养了三年半,看着它从孤零零的一片叶子长成有四五根茎干的一大丛植物,今年才看到它开了花,从六月到十月开了整整三次。

我梦想着出现一个人,然后我可以和他交往,可以火速分手也可以不分,可...

【随笔】星星河流

       我把门打开,门外是一条星星聚集流淌的光河。于是放手,纵身跳下,把门里的紫色迷梦散开。光河里的星星闪耀,向前冲去,滚动着发出光和热。我坐在白色的云朵上,像坐着一条小船,顺着光河向下游划去。

       此时他们都睡着,谁也不知道。我这样想着,拿出望远镜。

       就在我拿出它的时候,望远镜上被水和空气侵蚀的镀层又让我回想起那段日子——那段被王冠的光辉吸引,月色和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