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时雁][正常世界向]暇赏[标题是乱打的只是为了装哔-]

早上起来感到一阵不适,被子被不小心踢掉一半,窗户没关,可能是风吹得感冒了,他边咳嗽边想。照理说身体没这么弱,可能春天的风还是有点冷。

也许这座城市就是这样,根本不冷的冬天,伴随其后的春夜却有着料峭的风。虽然不想承认自己不再年轻,但是肌肉和脖子正边酸痛僵硬边抗议呢。这个看起来和几年前没有什么变化的男人拉起被子,缩在床上默默想着杂七杂八的事,等到困意彻底消失,他才伸手把昨晚叠好放在床边椅子上的衣服一件一件扯进被窝。

黑毛衣,紫帽衫,普普通通的西裤……等到男人坐在床沿上穿好运动鞋,离他到分部打卡的时间也仅剩不到半小时,昨晚通宵写出来的发言稿散在桌上,预备的牙刷毛巾还装在包里没有拆开。如果不想第一天就迟到,现在就要加紧进度。这个男人如此想,手上的动作还是不变——仔细想想,自己只是可有可无的人吧,有我没我也一样吧。

昨天出门了,情绪复杂,高兴又失落,如同满树的花白日盛放却夜遇风雨,心里像以往一样空了一点又沉了一分;回来后打开电脑却一字未动,午后像橙子一样甜的阳光偷偷从窗口溜走,直到屏幕的白光阴测测地打在脸上,他意识到再不写点东西明天的会议自己就真的无话可说,这才无病呕痰似的从喉口吐出了点什么——当然,只是口水,落到纸上也一样。

按照格式填满一份文档,没有几条句子过了脑子。车轱辘话重复重复再重复,围绕莫须有的主旨阐述阐述再阐述,方略和注意依照先例仿写,反正这东西肯定也不会通过,只是应付差事抛砖引玉,真正的主角当然早就由本部直接发给明天要见的高层。至于自己为什么要尽力抢到这一份回来这城市主讲的工作……

他打开手机看着今天上午新拍的女孩们在家里草坪上嬉戏的照片:露珠、野餐、女孩子们的笑容,仿佛都被太阳打上一层圣洁的光晕,只是看着就能让人内心温暖。

手机待机一会就自动锁屏,阳光瞬间远走,黑洞般的屏幕上只照出自己被电脑光线映得惨白的脸,带着少许难过的微笑和愣神的双眼。

也只有一个早上罢了。准备两个月,回到这城市,也许明天开完会后又要离开,只是为了一个理由能名正言顺回来一趟然后顺理成章继续“逃亡”。反正想见的人已经见了,他想到这里,捏了捏鼻梁,把注意力放回文档。

我只是个不孝子,不孝子是不需要太过注重家族的。这个人把头伸进沙子里,总算找到一个看似不错的理由。

那种眼里只有家族的大少爷……啊,现在该叫大老爷了,与他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回过神,自己已着装整齐。行李也躺进背包,乖巧得恨不得立刻被人提走;房间又变成自己前天刚住进来的样子,床褥整齐、窗户关紧、水电关上,不像是私宅倒像个旅馆。

他提起包打开门,阳光从外面直直闯进来,室内突然光辉一片,门口庭院里树上的花似乎一点都没减少,粉粉白白随风起舞,昨夜掉落的花瓣也应和盘旋,根本不在意自己早已回不去树梢。

他嘴角弯起,回身锁上房门。

闹钟果然还是被屋主人调快,突然想赏花的男人抬起手表确认时间,四十分钟怎么也够步行去了。

如果没记错的话,从这里到报社的路肯定也是这幅景色。春意正浓,繁花盛开,阳光明媚,只待人来。

评论

热度(6)